60018保险网

私募工厂:阜兴那些事:大连电瓷8亿拍卖,资产冻结140亿,账册超1500立方米

发布时间:2019-01-10 16:29 来源:私募工厂点击 :
原文标题:阜兴那些事:大连电瓷8亿拍卖,资产冻结140亿,账册超1500立方米
原文发布时间:2018-12-21 22:04
原文作者:私募工厂。
如果您喜欢本文,请关注头条号【私募工厂】,阅读更多相关文章。
如果您是本文作者,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厂长的话

8月底,朱一栋在逃亡两个月后被抓回来了。接下来的这三个多月,阜兴事件的余波“连绵不绝”。今年9月29日,朱一栋等8名犯罪嫌疑人因为涉嫌集资诈骗罪、操纵证券市场罪被逮捕。接着,一边是法院冻结了阜兴系142.15亿人民币的资产,另一边是监管部门掌握了1500立方米的账册,开始了漫长的对阜兴系资金流水的梳理。同时,一些合法合规抵押的资产也进入了处置阶段,就在刚刚,阜兴系的大连电瓷股权正式拍卖。这只点爆了阜兴炸药桶的股票,正式和阜兴再见。(大连上市公司)。

大连电瓷正式易主

周二, 阜兴旗下意隆磁材持有的,大连电瓷的9383万股股票开始了网络拍卖。起拍价为6.10亿元,折合6.50元/股,参与竞拍的保证金为6000万元,每次增价幅度须为100万元及其倍数。(大连上市公司)。

就在刚刚,下午3点16分,阜宁稀土意隆磁材手里的大连电瓷股票拍卖成功,拍卖价约为8.12亿,每股拍卖价格约为8.65元。

厂长看到,有1564人设置提醒,60多万人围观,热度可是相当高了。

这次拍卖的股权,主要来源于与原公司实际控制人刘桂雪的一次股权转让。2016年9月19日,刘桂雪将其持有的4000万股大连电瓷股票以28.00元/股的价格转让给意隆磁材,退居第二大股东,意隆磁材则以19.61%的持股比例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。

意隆磁材由朱冠成、邱素珍夫妻全资持有,不过朱冠成实际已处于退休状态,大连电瓷真正做主的人实际是他们的儿子朱一栋。

朱一栋入主后,大连电瓷股价开始飙升,不到两个月,朱一栋开始了大手笔质押,先后三次。而在2017年初达到巅峰后,大连电瓷股价一路暴跌,截至今年7月2日,意隆磁材所持有的全部9383万股股票已低于平仓线,于是意隆磁材所持有的大连电瓷全部股权被冻结。

拍卖的消息最早是11月10日出来的,这一个多月里,大连电瓷的股价已经上涨了50%,今天更是涨了7.37%。

大连电瓷是高压特高压行业重要的绝缘材料生产企业,很多企业调研后觉得,大连电瓷是个非常干净的壳,而且价格便宜,所以这次就想“趁火打劫”一波。

阜兴系的资产

阜兴系持有的上市公司资产,除了大连电瓷,还有华闻传媒、华塑控股,未上市的部分则包括东海证券、360股权、阳光保险、中证报价系统股权等。

华闻传媒被坑得比较惨。阜兴系“左手倒右手”, 利用或控股或关联公司虚构债权资产包,在第三方资产交易平台挂牌转让,骗了华闻传媒10亿。另一部分,则是华闻传媒以3.33亿元现金出资方式参与投资义乌商阜创赢投资中心(有限合伙),但至今未见工商变更登记,并且主体已经失联。

7月事发后,华闻传媒也是紧急和阜兴系剥离。朱金玲全资控股的兴顺文化,将持有的国广控股50%的股权转让给和平财富,和平财富入局,自此完全切割“阜兴系”。

通过股票质押、持股平台股权转让、股权收益权转让、抵押融资、信用融资等方式,阜兴集团的抵押融资贷款高达148亿。

阜兴系事件爆发后,许多金融机构、企业已经进行诉讼,阜兴系也有超过140亿的资产被冻结。

此外,阜兴系和8月爆雷的草根投资之间还有很多猫腻。

2018年9月30日,根据律所的文件,草根目前可用于清偿的资产,包括某一线城市酒店和公寓,根据产证面积和地理位置描述,很可能是富建酒店和虹桥公寓,价值50亿。

而阜兴从2016年4月1日开始,分别发行过上海虹桥公寓并购基金一期~五期,募集了超过14亿的资金投向虹桥公寓项目。根据阜兴经办人的描述,此笔股权转让并未支付款项,属于违规代持行为。

账册1500立方米,账户几百个

现在,阜兴系的私募基金事件还没被刑事立案,不过监管部门正在排查账户中。

一位证监会人士透露,阜兴集团资金牵涉出几百个账户,其资金转移及流向相当复杂。相关部门对阜兴系事件目前已掌握的存在的账册,就已多达1500多立方米。其情形大致是这样:

发现一个可疑大额账户的资金流水,这个账户的资金可能被分转至二十多个子账户,稽查人员需要继续向下查这二十几个子账户,二级子账户的资金如果又一次转移可能会涉及到一百多个孙账户。这样不断深入追查下去,可能会引申到上万个账户。其工作量之大和复杂程度,远超外界的想象。

阜兴系有四大私募平台,意隆财富、郁泰投资、西尚投资和易财行,阜兴通过这些平台筹集“弹药”,开展资本运作。

另一边,阜兴系的重要人物,成立了多家新企业。这些企业和阜兴在股权层面上联系较少,阜兴通过这些企业虚设项目或过度融资,暗中转移资金。

比如华闻传媒掏出10亿参与的青联宝力债权资产包项目。这个项目中,原始债权人是青联宝力,债务人是吉林省经济贸易发展(集团)。

根据天眼查的信息,厂长在吉贸集团的【历史信息】→【对外投资】中看到,吉贸集团曾投资了上海郁泰投资、易财行等多家阜兴系公司,和阜兴的关系非比寻常。

吉贸集团的原始债权人上海青联宝力,大股东是翟雨佳,这人同时还是上海阜聚国际贸易的股东及法人代表。而上海阜聚的股东里还有一个重要的阜兴系人物——朱成帅。朱成帅是阜兴系旗下四大平台公司之一上海郁泰投资的法人,据说还是朱一栋的堂弟。

阜兴系私募,虽然把钱投到了想要投的公司里,但这些公司很可能是壳公司,背后还是朱家人,然后再将资金挪作他用或者再由这些公司,把钱投到阜兴系管理公司里。由于与阜兴系相关的公司数量众多,这其间资金的往来相当复杂。

一位分析人士指出,阜兴系的一些私募还存在过度融资之嫌:

通过私募平台将从投资人处募得的资金投到项目上,第一道要过的关口是托管银行。阜兴私募所投的项目可能是真实的,也不排除是有问题的,涉嫌基金资产的挪用。如A项目可能只需要投1—2个亿的资金,但阜兴可能超额募集了10亿资金。超出的这部分,可能通过子公司、参股公司或在股权上根本没有交集的公司的一些特殊运作流入他处。而涉嫌违规的这些问题,在备案审查中很难发现,必须要通过层级账户,层层追查才有可能抓住其脉络。而多一个节点,追查的难度往往以几何倍数增加。

厂长之前聊阜兴的事情的时候,很多朋友都说,当初是有查项目底层资产,但真的太隐蔽,没办法发现。这个确是实情,不过阜兴系资金还有一个特点,在资产打包、销售等环节,都会有阜兴系的身影,这个是相对好查的,也是我们以后要作为前车之鉴的。

本文部分素材来自财联社


莱芜股票开户   洛阳股票开户   长沙股票开户   
延伸阅读: